田野的礼物

我来了

却忘了自己要说的话

在这个世界里

我总是象个刚学走路的儿童

摆弄着自己不熟悉的词汇

平铺直叙是被禁止的

象征和隐喻又太贵

无奈之下,跟别人一样,

使出那个万能灵验的妙方:

偷。可见,它是我们的天赋本能


对你,我可是大盗

没有哪个词语没被我偷过

一边假装你那穿越多维宇宙的眼睛

扫描不到我

然而它们却从未组合出我想要的神秘音乐

而是象我小时候捕捉蟋蟀

可爱的,会掘地洞的小动物

到了我的瓶子里却总是很快死去

我从未想过它们也是需要食物和空气的


不敢说你不是好老师

只能说我是最笨的门徒

现在,这些词语的灵魂

会掘地洞又会唱歌的蟋蟀亡灵

向我索求供奉

而且数量巨大

它们在夜晚咬着

到白天又消失


我不得不寻找新的田野

调配不同的食物配方

以满足它们挑剔的口味


在漫游中,我看到它们

神秘地出现在了旷野里

在微风中摇曳着星星点点的花

所以我更喜欢旷野漫步

而不是观看公园展台

慵懒怠倦的花朵

我把它们一棵棵串起来

仿佛它们是上帝的礼物


现在,我会走人迹稀少的林中小道

象夜行动物一样隐形不留行迹

不再圈养动物,收集棉被

 象时间的驮兽那样匍匐而行


而在南方,天气本来就够热

季节也厌倦了规则

直接跳过了冬天

现在又想跳过春天

直接跑到夏天去

仿佛它也想住在光速里


评论
热度(2)